敢不敢分享到: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美少女纯纯爱恋

结束仪队练习,我在队长专属的淋浴间匆匆洗了澡,换上一身乾净的情趣内衣裤和性感校服,露出我完美诱人的香肩乳沟、翘臀长腿,然后跟在外面等我、正在聊天的姐妹们一起踏上归途。

  因为借住在三姨家,我只要有空就会在楼下的甜点屋里帮忙。店里的客人差不多90%都是年轻女性,少数的男性客人也多半是陪女友或老婆来的。

  虽然被男人盯着看时我还是会很害羞,但女子仪队本来就是要露给男人看的,何况美丽性感的我如今是负责吸引男人视线、肩负得分重任的队长兼指挥。

  店里多半都是漂亮大姐姐,谁也不会抱怨我的校服太露、裙子太短。跟女伴来的男客人虽然都会找机会盯着我看,但也不可能太过明目张胆。对我来说这是个很好的训练环境,让才刚成为女孩子没多久的我,可以逐步适应男人那种毫不掩饰的色眯眯目光。

  三姨家其实就在我们学校旁边,但教官说我太容易害羞、太不习惯被男人看了,要求我每天上学放学都绕远路、专挑男人最多的路线走,让街上的老老少少都可以欣赏我淫媚诱人、光滑粉嫩的半裸女体。

  仪队特招生的校服本来就超骚超性感,教官又请学姐把我平常穿的校服改得更露更淫荡。每天早晚我都得在学校旁边环绕一圈,在一座又一座的人行天桥阶梯上,把我未经人事的处子美屄、翘臀淫尻裸露给尾行在身后的男人看。

  为了保证我的安全、不要被男人拖进小巷里轮奸,姐妹们都会陪我一起上学放学,顺便监视我有没有好好完成教官的吩咐。三姨家所属的商店街本来已经有点没落了,全靠我们学校的女生撑场面。但自从我以仪队特招生的身份入学,商店街的人流就恢复了全盛时期的水平,每天都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仪队控到此朝圣、视奸欣赏那位才刚入学就成为队长的绝色女神。

  男生的我从小就不太会念书,但是手很巧。本来我打算初中毕业就到三姨家当学徒,跟三姨夫学习制作甜点。没想到初三时我莫名其妙变成了美丽无比的女孩,学籍也在不知不觉间被编进了啦啦队班。虽然我的课业成绩还是一样烂,却凭着娇美清纯的脸蛋、性感窈窕的身材,录取了女子名校的仪队特招,成了三姨家的新住户。

  对初一初二的老同学来说,我从一入学就是校花、是啦啦队的女神、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。他们全都认得我,但我不应该认得他们,因为啦啦队班的教室在仙子楼,跟有男生的班级隔了老远,我根本没有机会认识他们。

  当然啦,校园里许多男生都跟我告白过,送了一大堆情书鲜花礼物。初一初二的男同学们或许也在那其中吧,但我的女性记忆是从初三才开始的,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是男生,根本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线里,女生的我初一初二时被谁告白过。

  除了景。我初一初二时的死党之一,他的绰号是变态景。他跟女生的我告白过。

  虽然我从小就喜欢漂亮的仪队大姐姐,但我一直都是纯欣赏、纯喜欢,从来没有对她们有啥非份之想。但变态景不一样,他对仪队妹的爱是变态的、情色的、H的、エロ的。他收集的每一片AV都是以仪队妹为主题,而且要求超高,脸不够正、奶不够大、腰不够细、臀不够翘、腿不够长、肤不够白的片子,他都不太收。

  当然啦,我们其他人也都蛮喜欢仪队妹,能有那么棒的片子当然是每个人都copy了一份。所以我初一初二时看了不少高水平的仪队妹AV,完全没想到自己将来会变成绝色美少女,而且脸蛋身材长腿都比那些高水平女优还要正、还要美、还要性感。

  明明没有记忆,为什么我知道景在初一初二时,跟女性的我告白过呢?

  因为,他现在就在我三姨家的甜点屋里打工。明明我全力阻止过、想方设法地要把他赶走,但变态景却轻轻松松通过了一切考验,成了甜点屋里的一大战力。

  明明他家住得很远,为什么会考到这附近的高中啊?当然啦,我不用问也知道,他肯定是为了我们学校而来。我们学校的仪队近几年来一直是全国排名第一,录取的特招生无一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丽。对仪队控的景来说,考到这附近是理所当然,他根本不可能填其它地方的志愿。

  虽然我们男生叫他变态景,但他其实长得有点小帅,个子又很高、很会打篮球、功课也不错,在班上女生之间挺有人气,据说还有别班女生也暗恋他。

  我们初中的啦啦队班全是绝色美少女,升高中时几乎都会走仪队特招这条路。

  女生的我是啦啦队里最漂亮最性感的leader,课业成绩又很烂,景显然在初一初二时就认定升高中的我一定会成为仪队妹,所以他这个无可救药的仪队控当时就跟女性的我告白了。

  在店里头一次见到景时,他乡遇故知的我忍不住羞红了脸蛋、小手扯着短到不行的裙摆,娇滴滴羞答答地喊他变态景。明明还没跟我介绍过他,我却已经清清楚楚地喊出对方的绰号,让三姨和姨夫都误以为我们俩早就熟识,而且我这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绝色少女似乎还对他颇有好感,明明裙子已经够短了,竟然还把裙摆卷起来、把诱人无比的内裤和小穴露给面前的男生欣赏、迟迟没有把裙摆放下。

  明明我百般刁难地想把他赶走,三姨和姨夫却都只把我当成心口不一的傲娇。

  店里的OL大姐姐都很喜欢他这个青春帅气的小鲜肉,每次我诋毁他时大姐姐们都笑得乐不可支,纷纷表示她们绝对不会跟我抢男友,反正她们就算想抢也抢不过我。

  不!谁、谁是我男友啊?人家、人家…才、才没有喜欢他呢!

  难得姨甥女看上了这么一个男生,还是个品学兼优、家庭背景挺不错的绩优股,三姨和姨夫抽空去看了景租住的房子,觉得对那环境不太满意,就把家里的客房腾了出来,把它便宜租给了景。

  能够跟初恋女神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景求之不得。三姨和姨夫知道傲娇的我肯定会阻挠这件事,所以他们事前完全没告诉我,还特意选在我生日那天让景搬进来,三姨和姨夫深信我一定会喜欢他们为我准备的惊喜大礼。

  生日那天练完仪队后我没有马上回去,先跟姐妹们去了KTV庆生。回到三姨家时我跟几个常客大姐姐打了招乎,就上楼去准备洗澡。自从我搬进来后,每天晚上我一直都是第一个洗、然后才是三姨、最后是姨夫。我在房间拿了换洗衣物,进到浴室前的更衣间脱下一身衣裙,然后裸着诱人无比的完美身子打开浴室门,站到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的景面前…三姨和姨夫准备的惊喜大礼实在太惊人了,让晚上家庭庆生时的我羞得面红耳赤,一直没好意思看向景的座位。我不知道景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脸红,但三姨和姨夫显然都以为我很喜欢他们准备的礼物…虽然我跟平常一样表现得超级傲娇,但俏脸上的晕红是不可能瞒过任何人的。

  教官吩咐的特训一直都在持续中,我每天上学放学都得在学校周围绕一大圈,将自己半裸诱人的淫荡模样展示给街上所有男人视奸意淫。明明我首次指挥就率队拿下了冠军,教官却说我还是有点放不开,要我每天继续特训,直到我能完全适应男人色眯眯的目光。

  也许是因为全裸的娇躯已经被景看光光了吧,穿着性感仪队服的我在他身边总是觉得非常安心,一点都没有正在被他视奸的感觉。明明我的领口一直是那么低、裙子一直是那么短,但在景面前我确实有好好穿着衣裙,没有像那次一样把奶子和小屄都露给他看。

  虽然理性上知道防御力明显不足,但感性上我却觉得这样的布料面积已经足够,可以在景面前保护自己的绝美娇躯,不会被他一看就尽收眼底。

  严重错误的认知,让我在上楼之后也对景保持着同样低的心理防御。明明在姨夫面前我都会注意自己的仪态打扮、避免走光,但在景面前我却可以只裹着一条薄薄的浴巾,一边吹头发一边跟他聊天、骂他变态,然后回房间换上最性感最淫荡的情趣胸罩和内裤,再套上一条半透明的细肩带齐屄短睡裙,到景房间叫他帮人家补习功课。

  三姨一直以为我和景正在热恋,在我们俩的房间都放了一盒保险套,还多次吩咐我一定要保护自己,男友没戴套的话绝对不可以让他插入。

  明明我一点都不喜欢他,只觉得他是变态。但周围的亲友、客人却都觉得我们小俩口十分恩爱,不但工作时百般配合默契十足,上楼之后也是卿卿我我甜甜蜜蜜,每天晚上都腻在一起念书听音乐,而且我和景独处时总是穿得超骚超性感。

  虽然我死不承认,但仪队姐妹们都把景当成了我的男友。她们办联谊时从来不会找我,反正就算找我、我也绝对不会去。

  对、对啦、当然啊,我,我当然不可能去什么联谊。但、但是,那是因为…我讨厌男生啊…我怎么可能去联谊呢?除非景也去,那我就可以给他载。

  不知不觉中,景已经完全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。

  每天上学放学陪我的不再是姐妹们,而是景这个更可靠更安全的男生。毕竟姐妹们也都是衣薄裙短的美少女,几个人走在一起不见得能降低危险度,还不如由高大的景来陪我、护送我。

  不知从何时开始,我对他的称呼不再是变态景,而是用娇滴滴、羞答答、细声细气的嗓音,红着脸蛋喊他死变态、小变态、大变态,称呼方式由我的心情而定。姐妹们都以为这是我对男友的亲爱昵称,但其实我只是不想用男生时的方式叫他而已。

  每天都生活在一起,虽然景一直都很尊重我,但我们之间的肢体距离很明显地越来越近了。我的香肩美乳、细腰小腹、翘臀长腿,纤纤玉足,都在好几次的不经意间被他触碰过、爱抚过、舔弄过了。

  也许是因为男生时跟他打过球,偶尔也会有肢体碰撞的缘故吧?我被景碰到肌肤时并不会有难受、讨厌的感觉,反倒因为变成女生后特别敏感,被他一摸就会传来一股酥麻麻的、很舒服很愉快的奇妙电流。

  三姨和姨夫每次都把我们的假排在一起,让我们在不打工时一起出去逛街买衣服看电影。这、这当然、不是约会哦。绝对不是!我只是因为累了、懒得再跟他们争辩而已。一个人去看电影很奇怪,而且很不安全。反正景平常就在当我的护花使者了,去看电影让他陪我也是非常非常合理的。

  变成女孩之后我的力气好小,逛街时根本提不了多少东西。有个苦力在的话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多买一些,还可以叫景用他的打工薪水帮我付帐,把我自己的私房钱省下来。

  为了补偿他,花他的钱时我都会请他为我挑选,专门买那些他喜欢的、想看我穿的衣裙款式,包括贴身的胸罩、内裤、丝袜、吊带大腿袜。不过后面那几样,对他这个处男来说好像有点太刺激了吧,之后我买内衣时他就直接把钱交了过来,一个人到店外等,让我随自己喜好挑选,等晚上回去洗了澡后才穿给他看、让他瞪大眼睛慢慢欣赏。

  也许是因为好奇吧,偶尔,我也会问景喜欢什么样的女生。我当然知道他喜欢仪队妹,但总不是每个仪队妹都可以吧?总有一些更进一步的要求吧?虽然我不可能成为他的女友,但身为仪队队长,我可以帮他介绍啊!对我来说他永远都是那个变态景,但对仪队姐妹们来说,他倒不失为一个优秀的、还蛮值得倚靠的男生。

  每次我问这问题,景总是红着脸死也不说。我知道他肯定有喜欢的女生、而且肯定是个仪队妹。但他老是守口如瓶,连一点条件也不透露,我就算想帮他介绍也不知从何下手。

  啊,算了算了,反正我也只是随便问问。姐妹们早就把我们俩当成了恩爱的小俩口,就算我真的帮景介绍女友,姐妹们肯定也以为我在开玩笑吧?明明我跟他毫无瓜葛,只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打工夥伴、一同念书准备考大学的战友。我才不喜欢他呢,连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。这是真的唷,人家、人家…才没有傲娇呢。

  高中三年,我跟景同进同出,约会次数多得连我自己都数不清了。在景的帮助下我把小学和初中的课程重新梳理了一遍,又把高中三年的内容通通都学会、复习了好几遍。虽然我的成绩一直没法跟景相比,考个普通大学还是手到擒来的。

  何况我还有仪队比赛的实绩,所以高三时我就接受了一流大学的保送邀请,打算跟景再当四年的同校同学。

  当然啦,我就读的科系几乎只有女孩子,而且全是漂亮女孩子。景想考的科系我光听名字就觉得头痛,所以就算他可以继续帮我补习,我也没打算跟他上一样的学院、跟他修同样的课。当然啦,通识课除外。跟专业无关的课我想通通都跟景一起上,这样考试写报告就轻松多了,只要让他教我就好。

  因为店里有我这个绝色美少女,三年来的常客分布有了明显变化。虽然女性客人的绝对数量比三年前多了几成,但新客人的男性比例更高,全部算起来的话现在有20%的客人是为我而来,我打工的时段店里男女比例往往会高到1:1。

  幸好,大家都以为景是我男友,包括那些暗恋我、专门来店里看我的男客人。

  虽然男性比例变高、对老客户有点不好意思,但OL大姐姐们都不以为意,甚至还有三对未婚男女因为拼桌而相识相知走上红毯,他们结婚时的婚宴甜点都是由我们店里包办的。

  传统上毕业时,代表上台的都是学生会长、或是成绩最好的同学。不过三年来我不但率领仪队包办了所有冠军,课业成绩又破了仪队史上的最佳纪录。被选为毕业生代表的我,穿着最性感最淫媚的仪队队长制服,用娇滴滴的嗓音站在台上致谢词。

  因为我实在太美、太性感、太迷人了吧,台上坐在我身后的男性师长、台下坐着的男同学们,都在我演讲到一半时就通通勃起了。我假装没看见台下的异状,红着脸蛋把稿子念完。不过我致词之后的流程是全体起立唱校歌,结果男老师和男同学们全都站不起来,最后大家是坐在椅子上、尴尬地唱完的。

  毕业典礼这天景也来了。在仪队姐妹们的起哄下,穿着性感仪队服的我被他用公主抱的姿势轻轻捧起来,让羞红脸蛋的我用小手揽住他的脖颈,旁人看起来肯定以为我们俩真的十分恩爱吧。

  不过我的仪队裙实在太短、太容易走光了,所以让姐妹们拍完照后我就挣扎着要他放我下来。

  景没有放我下来。

  他,吻了我。

  我…失神了。被他吻得意乱情迷、被他吻得高潮情动、被他吻得芳心震颤不知所措。

  我,在仪队姐妹们的围绕下,被他吻得潮吹了。两次。

  我,终於成了景的女朋友。

  我对他终於再也没有傲,只剩下娇了。

  当然啦,我还是会对他使小性子、也会假装生气、娇滴滴地骂他死变态。不过我终於正视了自己的内心,知道自己早就爱上了他,以女孩的身份爱上了他。

  大学四年间我一直都是全校公认的唯一校花,没有任何其他女孩能比我漂亮比我性感。不过大家也都知道,女神已经名花有主、跟男友从高一就开始交往了。

  大一的通识课我们俩同进同出,之后虽然在不同学院不同科系,我们俩还是常常在校园里碰头相聚、恩恩爱爱。

  大三时景就跟我求婚,我也红着脸蛋答应了他。不过我们的婚礼是大四毕业后才办的,我的处女也一直保留到洞房花烛夜才交给他、交给这个跟我一样毫无性经验的死处男。

  景之前珍藏的仪队AV早在高中时就被他全部扔掉了。我觉得好可惜,因为我手上的拷贝也在变成女生后就通通不见了。幸好当年我鉴赏过无数次,许多剧情和体位都还记得清清楚楚。当然啦,女孩子的我不可能现在就解锁那些高阶动作,得由亲爱的老公负起责任指导我、调教我,用他粗粗长长、又硬又烫的教鞭对我实施爱的教育,将美丽的女学生变成他的专属爱奴、让淫荡无比的美妻永远只为他一个男人淫荡、永远只为他一个男人高潮。

  字节数:12012

  【完】
上一篇:先生离我远一点 下一篇:女学生的耻蜜

校园春色相关推荐